【記錄】安清_無題

同人/小說
02 /20 2016
對就是無題
沒頭沒尾,只是想記錄一下難得打出來的短文

※文筆大退步,不要期待文筆
※我只是想記劇情我懶得畫,而且我是骨架廢(幹
-------------
  略為冰涼的指腹來回滑過冷硬的刀身,動作輕巧,且速度刻意放慢。
  大和守安定不發一語的重覆如此動作──在加州清光的本體刀上。
  如大海般深邃的藍眸似乎專注的盯著刀身不放,臉上不帶任何情緒,令人猜不透他心裡所想為何。
  「安定!」
  刀身被撫摸的觸感同時反應在肉身上,加州清光有些難耐的開口。
  「你在做什麼啊?主上不是讓我們來手入的嗎?」
  動作停了下來,安定抬起頭與清光四目相對。
  「反正只是點輕傷,你很急著出去?」
  「這倒不是。」雖然已是三更半夜,但自身的等級不低,手入時間相對的拉長。審神者也沒拿出幫助禮,急著手入也快不了幾分。「但你不進行修復工作在做什麼?」
  不發一語拿走手上的刀,來回撫弄著是想捉弄我不成?加州清光微蹙起眉,不解的望向對方。
  「我這樣來回撫弄著你的刀,你的身體有沒有什麼感覺?」大和守安定答非所問。
  「怎麼會沒感覺,我被你摸得很癢啊。」面對對方丟過來的奇怪問題,清光更是困惑不已。「所以你到底……唔?!」
  一陣酥麻感竄上來,像有電流般刺激著全身上下的神經。
  「嗯?原來摸這裡清光你的反應會這麼大啊。」安定的手指停在刀刃的某處上,看著清光的反應莞爾一笑。
  「喂,別玩了!你還要不要完事後去睡覺啊?!」他雖然不急,但可不想陪這傢伙玩。他可不想一早就頂著一張睡眠不足的倦容,一點也不可愛!
  「你不是不急?」安定瞅了一眼對方,指腹又輕輕滑過方才令清光有明顯反應的位置。「我還有別的事想做。」
  「那你……自己做啊,幹嘛拖我下水?」清光隱忍著不適的感覺,邊伸出手想把刀給搶回來。
  「這件事必須要有清光一起才行。」注意到對方伸來的手,安定從容的停下方才的動作轉而抓住那白皙的手腕。
  清光當然明白安定在暗示什麼,但他可不想這時候在這種地方做那種事。
  「喂安定,我不想……」
  「可是你反應挺大的不是?」手指又輕輕滑過了一遍刀身。
  「……你……你是故意的!」手被限制住,刀又在對方那,束手無策的情況讓清光不滿的噘起嘴。
  主導權被別人掌握在手中的感覺沒想到會這麼棘手,而且那個『別人』還是大和守安定。
  「是啊,難不成我要否認?」安定嘴角上揚,但和平時溫和的微笑不同,這次是小孩子惡作劇般的笑。
  不對,如果是這個人的話,說是惡魔的微笑都不為過。
  「……你這惡魔。」清光忍不住脫口而出。
  「我是刀。」
  「……」
  「反正這時間也不會有人進來,」安定伸手扯掉繫在清光背上綁帶的結。「耽誤點時間我想不會被發現的。」
  紅眸無奈對上那雙海藍色,看得出從中閃過的幾分狡詰。
  清光本還想說些什麼,停頓幾秒後還是將話給吞了回去。
  「可別忘了我們白天還要出陣。」

*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*
我真的很想知道為什麼很久沒寫文可以噴出一千多字,重點是還沒頭沒尾(←
有頭有尾不就要噴到兩三千字了嗎夭壽喔!!!!!

總之是前幾天半夜聊天想到的。只打在噗浪一定會被洗掉,既然要記錄還是丟來這裡會比較好翻(如果我哪天想翻出來笑一笑的話(#

留言

秘密留言

櫻桃(チェリー)

主更同人,偶爾原創。
BL/GL/NL通吃,主食腐向
===
アイナナ_陸推し
天陸│りくいお│てんいお│フレフレ組
主要是這些,CP吃很雜就不全列~
===
ラブライブ!_希、ルビィ推し
希繪(希)│妮姬│千梨│丸善